跨国公司争相开办企业大学专业

跨国公司争相开办企业大学

  跨国公司争相开办企业大学。随着知识经济时代到来,积累更多知识工人,向学习型企业转型是众多大型企业的目标,于是设计一流的培训和上升机制,赶超行业对手,吸引更多新鲜血液成为了这些企业的重要战略,这也是为什么跨国公司现在争相开办企业大学。

  跨国公司争相开办企业大学1

  目前,全球跨国公司正出现企业办大学的高潮。譬如德国在这方面领先的大型企业有:贝特尔斯曼公司、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和汉莎航空公司。西门子公司、联盟保险公司以及德意志银行也都有自己的大学。

  企业大学吸取了公司培训部门过去的成功经验:课程设置多样,有讲座和专题讨论会,经常从外面请报告人和教员参加讨论会。例如默克公司大学就从名牌大学买教材、聘请教授。德意志银行实行的是双管齐下的做法,一方面它同德国鲁尔大学共同为投资顾问设置“私人银行业”课程,另一方面它还同美国杜克大学合作。在这所大学里,高级管理人员和大学的教授们共同解决难题。

  这样一来管理人员通过在企业内部接受培训就可以达到工商管理硕士的水平。来自世界上最好学校的老师乘坐飞机去企业大学教课。德累斯顿技术大学教授阿尔明・特普费尔说:“这样,讲课者就可以把课程同企业的具体情况紧密结合起来。”课堂上使用的教案不再是来自教科书,而是直接来自经理们的办公桌。

  汉莎航空公司商业大学校长认为,进修是“高效率地学习”经营战略和业务。对他们来说,教育是头等重要的事情。企业董事会关注未来的知识发展情况,它们为员工们组织报告会,参加报告会的员工多数属于中上层管理人员。英国电信公司负责培训的托马斯强调说,不只是同一个真正的大学建立起伙伴关系是重要的,而且取得训练班的资格证书也是重要的。

  企业大学也肩负着发扬企业精神和文化的作用。在组织结构极其分散的企业里,经理人员遍布世界各地,定期参加培训也是他们主要的接触机会。在培训班里人们互相接触、发表看法、晚上在酒吧建立起友好关系。因为在工作的日子里人们没有时间谈论与业务无关的事情。

  美国的公司在企业办学方面已经有了多年的经验。通用电气公司在克罗顿维尔办的大学是最早的企业大学之一,它已经有了50年的历史。公司老板韦尔奇每年在这所大学里呆一个月时间。最近几年,许多美国公司都在仿照通用电气公司的例子去做。

  但是,美国的发展也说明了事情的另一面:许多名叫企业大学的学校名不符实。阿尔明・特普费尔说这是一种赶时髦的现象。他批评说:“一个企业把自己的培训计划交给某个学院或者大学,但是,好听的名字并不意味着企业就有了实质性的改善。”

  例如,员工们在麦当劳开办的学校里学习有关快餐业务的标准化工作程序,麦当劳学校的名字叫汉堡大学。迪斯尼乐园办的大学主要是培训在公园里工作的服务人员。因为,越来越多的企业用大学的牌子来美化自己的'培训,所以一些真正的大学认为自己的好名声受到了损害。英国商业学院联合会的乔纳森・斯莱克预言:“不久就会有人提出要求,禁止企业大学利用起误导作用的招牌。”

  跨国公司争相开办企业大学2

  满足个性需求

  根据纽约市的咨询和教育机构统计,当前包括将近半数财富500强公司在内的超过1600 家公司设立了企业大学,它们的平均预算为每年1700万美元。业内人士认为,传统的培训方式对公司战略没什么贡献,而且课程之间缺乏协调。围绕相同的主题,公司不同的培训对象可能需要不同的课程,传统的培训方式不仅难以满足这种需要而且缺乏富于创新的有机的课程系统。相对而言,企业大学规划全部的培训和教育,通常能提供直接关系到当前工作业绩乃至未来职业目标的革新课程。

  作为企业建立和运行的教育机构,企业大学将为公司的教育培训全面服务,它能提供一整套的内部学习规划,包括技术培训、管理研讨以及平衡家庭生活与工作之间关系的技巧等。这种计划提供许多集中的、并列的和革新的课程,以帮助雇员理解公司的文化、学习业务技能,从而提高当前的工作业绩,并帮助他们掌握新知识,提升自己的职业前程。如今,公司越来越希望创造技术手段使得员工能够在一旦需要或者事先学习相应的知识技能。在已建立的1600所企业大学中,至少有90%能提供虚拟培训方式。其中包括那种自己掌握进度的课程,也有的是通过电视会议,在线聊天或其他技术实时进行的项目。公司的管理者普遍认为,企业大学创造了学习的氛围,而且无须你停下工作,去参加一周或两周的专门培训,在这里学习是永远持续的。事实证明,虚拟的企业大学十分有用,它除了在世界范围内最快速、最节省地进行培训,而且允许人们按照自己的进度参加,跳过不相关的章节。

  加快信息传递

  由于许多员工配备了计算机,他们就可以参加基于万维网的课程,公司因此将节省一大笔差旅费用。以西门子公司为例,每年节省的与培训有关的费用达到100万美元。其次,企业大学还是提供创造统一公司文化的绝好工具,这在公司壮大、合并以及全球化进程中尤为重要。它并非鞭挞了团队精神,而是创造敏捷的公司――使其分散的团队能及时获得信息,并能够对市场文化快速做出反应。波士顿一家管理顾问公司全球培训主管泰勒姆说:“世界变化如此之快,我们需要通过在线获得东京方面最优秀的思想,以便位于布鲁塞尔的某个人获得帮助,虚拟大学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平台。”

  虽然企业大学还存在着较大的投入、学习效率等问题,但它们仍然逐渐繁荣起来,主要是因为它们为飞速变化的商业世界提供了学习的选择。